将展布艺术节,历英雄遗闻篇

图片 2

英雄悲剧 历史诗篇——看沪剧《邓世昌》

时间:2016年03月0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安 葵

图片 1

沪剧《邓世昌》剧照

  沪剧《邓世昌》是一部英雄悲剧,也是一部历史诗篇。邓世昌是那个时代不甘屈服的中国人的一个代表,是民族精神的典型体现。造成邓世昌悲剧的原因不是性格上的弱点,也不是宿命,而是当时的历史环境。恩格斯认为,悲剧的冲突是“历史必然的要求与这个要求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冲突,邓世昌反抗侵略保卫祖国的行动代表了历史必然的要求,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可能取得胜利。沪剧《邓世昌》在有限的舞台时空中真实地表现了当时的典型环境,在典型环境中塑造出具有典型性的艺术形象,因此作品具有现实主义的震撼力量。

  甲午海战是一段悲壮的历史,它留给国人长久的痛。但历史不是艺术。艺术作品必须把历史转化为诗,抒写出历史人物的情感。《邓世昌》之所以感人在于作品充满了浓郁的诗意,它的现实主义思想内容与诗意的表达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导演陈薪伊认为,沪剧《邓世昌》是一声“百年孤独——对生命的咏叹”,是一个和大海有关的故事。我们可以把《邓世昌》看做歌咏大海——歌咏在大海中驰骋的英雄的史诗。有些写与抗日有关的题材的作品常常停留在表现对侵略者仇恨的浅表层次上,《邓世昌》与这些作品是有高下之分的。

  作品设计了一首贯穿全剧的主题歌:“东方升起骄阳,照耀无边海疆。听那大海欢唱,卷起豪情万丈。”在序幕中是作为海军学员操练的歌曲出现的。中国有了自己的军舰,有了从船政学校毕业的第一批学员,这些年轻的学员怀着强国、强军的梦想,确实是豪情万丈的。刚刚毕业的邓世昌就接受了带船的重大任务,又兼洞房花烛,他的心中是充满幸福感的。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像他所期望的那样,而是步步遇到阻挠。为了给慈禧太后做六十大寿,朝廷三年里不准北洋海军购买军舰和枪炮,连补充装备的费用都不拨给。朝中党争紧,水师内斗狠,将领们心灰意冷,抽的抽,赌的赌,嫖的嫖。兵勇们闹着要回家。而此时日本间谍已出现在中国的军舰上,日本侵略中国的野心已经暴露,但清政府的当权者却认为日本人不会轻易动手。这就是当时的历史环境。

  邓世昌感到痛苦、无奈,但他要尽力而为。“我不能随波逐流去沉沦”。“风再狂,雨再猛,浪再急,涛再汹,我也要逆风独行去寻光明。”他的坚强的性格得到进一步显现,人们也预感到他的悲剧结局不可避免。

  他冒着违反军纪的大忌去“越级上报”,感动了好友刘步蟾,震动了李鸿章,特别是日本击沉了中国租来的“高升”号军舰,朝廷下了“迅速进剿”的圣旨,邓世昌等在中国军队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勇敢应战,他们又唱起了“东方升起骄阳”的主题歌。这时他们是抱着“舰在人在,舰亡人亡”的决心唱这首歌的。

  在最后的海战中,旗舰定远被敌军击中,邓世昌的致远舰上炮弹已打光,邓世昌决定用冲角去撞敌人的吉野舰,水勇们再次唱起:“听那大海欢唱,卷起豪情万丈。”这首主题歌已是慷慨悲歌。大清的海军失败了,邓世昌牺牲了,但这种英雄的豪情是不灭的,是贯通古今的。大海还是那片大海,但换了人间。今天唱这首歌既是对英灵的怀念和祭奠,也是对这种精神的继承和弘扬。

  豪情是作品的主旋律,同时作品也细致地描写了邓世昌对待妻子的柔情和对朋友的真挚感情。

  史料中可能没有留下多少关于邓世昌妻子的记载,但剧作家、艺术家通过艺术想象为我们塑造了一位温柔贤惠的女性形象“何如真”,艺术真实要高于生活真实。她时刻关心体贴自己的丈夫,更理解自己的丈夫,“如真爱你更敬你,无悔做了军人妻。”在如真已怀孕,但恶战即将开始,又是邓世昌的生日前夕,她不愿离开防地,“我只知多留一天也是好”。而此时,邓世昌也充满对妻子的爱恋和愧疚。“是我使你常寂寞,是我使你多忧怀。是我无暇将你陪,是我累你添憔悴。”无情未必真豪杰,在战争间隙这些感情的抒写,使我们看到一个更有血有肉的邓世昌,使作品在壮怀激烈的同时也氤氲着似水柔情,使这种诗意更能滋润观众的心田。

  这部作品之所以能取得成功,还在于创作者们在认识生活、理解历史方面下了实实在在的功夫。据介绍,编剧之一的蒋东敏在动笔前到刘公岛住了一个星期,查阅资料,参观甲午海战纪念馆。由于研究了历史,作家对笔下的人物就能有全面的理解,李鸿章、刘步蟾、丁汝昌等人物都没有脸谱化,而是真实地揭示了他们复杂的处境和矛盾的心理。他们也都是这段特定历史中的悲剧人物。特别是邓世昌与刘步蟾之间友情的描写,开阔了军人的内心世界。在生死与共的战争中,没有战斗友谊的存在是不可想象的。

  剧组成员,包括主演朱俭、茅善玉,都到海军基地去体验生活,阅读历史资料,因而对人物能有深刻理解并产生强烈感情。朱俭说,他在排练时常常流泪甚至哽咽,那首主题歌不知唱了多少遍,但是“每当铿锵的旋律响起,我和同事们依然感到热血沸腾。”茅善玉说,对何如真这个人物越演越爱。正是由于创作者对人物的深刻理解和对人物的爱,所以能在与导演、音乐设计等主创团队的合作中,充分运用并拓展了沪剧的表现力。邓世昌怒斥东乡平八郎的大段唱,邓世昌与妻子分别时的对唱各有不同的风格,都表现了沪剧唱腔的魅力。他们通过这些艺术手段生动地塑造出了在沪剧舞台上不常见的艺术形象。戏剧理论家张庚曾说,是舞台上的新生活、新人物推动了戏曲行当的发展,推动了剧种的发展。《邓世昌》以自己的新风格,以它的阳刚之气,为沪剧开了新生面。

图片 2

新编沪剧《邓世昌》剧照。

上海沪剧院新编沪剧《邓世昌》1日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演出,邓世昌的扮演者朱俭对茅善玉的一滴泪印象深刻。剧中,茅善玉饰他的妻子何如真,甲午海战前,邓世昌与何如真最后一次见面。世昌,不管你走得有多远,我生生死死等着你。唱完这句,茅老师笑了,眼角还有一滴泪。这滴泪,让我下了台心里还一直酸楚。

北京观众未必能像朱俭般清楚看到茅善玉的泪,但经久不息的掌声足以证明茅善玉对《邓世昌》的信心,看戏不要先入为主,你只要给我10分钟,我会让你留下来继续看100分钟。本月14日至15日,这版再度修改的《邓世昌》将作为第十七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剧目,亮相天蟾逸夫舞台。

沪剧特色展开剧情

去年上海沪剧院确定以甲午海战为主题排演《邓世昌》,曾让不少人跌落眼镜。沪剧作为上海特有的地方剧种,以西装旗袍戏、才子佳人戏闻名于世,《邓世昌》却是一出清装男人戏,又有影视剧珠玉在前,难度可想而知。

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认为,与时代共进正是沪剧的创作特色,每到一个大的历史节点,沪剧总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由头不等于艺术感染力,我们的剧本几易其稿,排演更是汗水浇灌。我们的终极目标是留得下来的精品力作。

为找到军人感觉,主创人员奔赴海军基地体验生活。除了常规的队列训练外,演员们还学会了打绳结、常见旗语与手势。茅善玉表示,排练时,剧组始终沉浸在壮怀激烈的情绪中。数不清听过、唱过多少遍东方升起骄阳,照耀无边海疆。听那大海欢唱,卷起豪情万丈,每当铿锵的旋律响起,我和同事们依然感到热血沸腾。《邓世昌》既是我个人圆了一个艺术梦,也是上海沪剧院集体完成一次现实题材的强军梦、中国梦。

让更多年轻观众喜爱

要出好戏,要留得下,要让更多年轻人欣赏喜爱,否则变成了自娱自乐,剧种会慢慢消亡。《邓世昌》让我们看到了希望。茅善玉表示,2014年12月首演至今,《邓世昌》先后在太仓大剧院、上海逸夫舞台、上海大宁剧院、奉贤会议中心、松江大学城等地公演20多场,票房总收入逾100万元。剧场里年轻人非常多,这是我们一个巨大收获。喜欢的人越来越多,理解的人越来越多,沪剧就有了生命力。

《邓世昌》创作伊始,茅善玉便瞄准年轻观众。《邓世昌》一改传统沪剧叙事模式,开场从葬身海底的英雄灵魂切入,令人耳目一新。茅善玉反复强调,开场10分钟很重要。《邓世昌》凭什么把观众留在剧场?如果10分钟不吸引人,就完了。《邓世昌》整个团队反复打磨,一开场立刻进入状态,用惊心动魄的英雄魂兮归来,引发观众兴趣。

大到冲突设置、音乐设计,小到节目册,都反复打磨。《邓世昌》节目册曾被年轻观众吐槽太直白,不用看戏,光看节目册就知道演什么。谁还会来看?翻开新版节目册,第一页变为北洋舰队历史照片,先给观众沉重的历史感,身临其境,接着展开介绍。旧版节目册的剧透被剔除了。茅善玉表示,修改节目册只是小细节,不做也没有人怪。但成功就是这样,建立了正确的大框架,以后就要靠细节一点点加分、增色。

艺无止境继续打磨

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修改版《邓世昌》今年5月在逸夫舞台成功演出。在此基础上,为北京演出和上海国际艺术节,《邓世昌》精益求精,又进行了完善。在音乐上,新版根据全剧意蕴重新创作主题曲,舍弃歌曲《大海啊故乡》。剧情围绕激化戏剧冲突、强化人物个性和加强戏剧节奏做相应调整,删除意思重复的唱词,加快戏剧节奏,使得邓世昌与刘步蟾、丁汝昌等海军将领之间,邓世昌与士兵之间,邓世昌与妻子之间的关系变化更加清晰。朱俭表示,首演至今,我们听取了许多建议与意见,也修改了许多,特别着重于角色准确度与把控度,新版更上一层楼。

结束艺术节演出后,《邓世昌》将在上海交大、上师大、海事大学等高校巡演,《邓世昌》讲的是爱国主义英雄情怀,社会尤其是年轻观众需要这种正能量的剧作,所以我们会不断演出、不断打磨。茅善玉不急于求成,她觉得《邓世昌》可以更出色,艺无止境。戏还要继续调整,唱腔可以更加好听,演员对角色理解可以更加到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