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台下都是戏,中国唐山

  成兆才的第二桩婚姻是吕子竹给定的,那是用枪逼出来的。吉庆班演戏演得红火,吕子竹高兴,就把自己的随身丫鬟如月赏给了成兆才。成兆才能要吗?做自己的闺女都行。丫鬟也不愿意,她心里的人是成兆才培养出来的陈小山。吕子竹有绝的,掏出一把枪,顶在如月的太阳穴上,留她干嘛?毙了得了!吓得如月趴在地下抱住成兆才的腿叫着“救命”,成兆才连忙答应了婚事。

“蹦蹦戏”一百一十载薪火相传

发布时间:2019-04-10 09:21:38

成贵民对着曾祖父成兆才的黑白画像一直在想一个热闹场景:110年前的今天,座落在河北唐山小山的“永盛茶园”隆重开业,成兆才带领“庆春班”进行开业演出,日夜两场场场爆满,一演就是四五年光景。

8日,河北唐山举办纪念评剧诞辰110周年“评剧从这里走来”系列活动,“纪念评剧诞生110周年报告会”“评剧新腔老调演唱会”吸引众多评剧戏曲爱好者捧场喝彩,当地以此种方式纪念中国第二大剧种评剧“老树发新芽”。

在中国,评剧是有较大影响的地方剧种之一。早在19世纪末,河北唐山一带的贫苦农民在农闲时以唱莲花落谋生,1890年前后就逐渐出现了专业的莲花落艺人。评剧亦称“蹦蹦戏”或“落子戏”,又有“平腔梆子戏”“唐山落子”“奉天落子”“评戏”等称谓,但最终以“评剧”之名闻名。

成贵民头顶着评剧鼻祖成兆才曾孙的“头衔”,一直在为弘扬评剧奔走呼号。1985年,他曾经拜访了中国评剧名家新凤霞。今年春节期间,他还和新凤霞在法国的儿子吴钢通了电话,双方表示要共同为发展和弘扬中国评剧作出贡献。成贵民还告诉吴钢,11月他的《中国评剧》摄影作品将在台湾展出。

作为摄影家,成贵民以手中的镜头传承和弘扬评剧艺术。他拍摄的中国评剧作品分别在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和沈阳国际报道节展出,并在国家级摄影大赛中获奖。评剧诞生110周年的纪念日前夕,他把拍摄了20多年的评剧作品照片精选出13幅,出版了纪念中国评剧诞生110周年的挂历,成为亲友、学校的抢手货。成贵民还提议并督促老家唐山滦南县绳各庄村成立了成兆才家乡评剧团,使这个庄户出现了人人爱评剧、人人唱评剧的喜人场面。

8日晚间,“评剧新腔老调演唱会”上,《杨三姐告状》《花为媒》等13出经典评剧唱腔再次唱响。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罗慧琴,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剧传承人张俊玲等名家名伶分别登台亮相,将《绿珠坠楼》中的选段“闷闷忧忧坐床头”和《从春唱到秋》选段“青灯照白头”完美演绎。现场观众感受到了以神传情、以情润声,神情合一、声韵相融的评剧艺术魅力。

当地文化名人、88岁的唐山市艺术研究所研究员韩溪当日在纪念评剧诞生110周年报告会上,面对来自京津冀几百名戏曲学者和评剧票友,引经据典,从评剧的生日、评剧创建人等5个方面系统讲述了评剧的前世今生。

金沙手机APP,“从2000年至2018年,唐山成功举办了十一届中国评剧艺术节,演出剧目191台,共343场,推出了一批评剧佳作,造就了众多艺术精英,培养了大量评剧新人,促进了评剧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唐山市文旅产业融合发展领导小组副组长崔晗认为,中国评剧艺术节已成为中国规格最高、影响力最强的评剧艺术盛会,成为中国评剧界开展学习交流活动、传承民族艺术、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平台。

唐山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局长李丽表示,1909年农历三月初三唐山永盛茶园开园庆典演出日确定为评剧的诞生纪念日。成兆才在“永盛茶园”期间创作了50多部剧目,并在“永盛茶园”进行了首演,评剧艺术由此日趋成熟并从唐山传播到东北及京津等地。以上重大事件无可争议的证明成兆才是评剧创始人,“永盛茶园”是中国最早的评剧戏园子,农历三月初三是评剧诞生纪念日。这是唐山人对中国戏剧艺术的重大贡献。

  张俊玲的演唱游刃有余。什么叫游刃有余?就是声音的控制能力,节奏(抑、扬、顿、挫)和音色(甜、亮、脆、美)的把握可以做到随心所欲,做到这些,情感的传递就能够准确到位,富有强烈的感染力。我十分欣赏第四场成兆才的“锣鼓敲起来”的一段唱。这段唱是在成兆才绝处逢生时唱的。吉庆班的头牌筱金花让人家给挖走了,师傅急得吐了血,吉庆班交给了成兆才,可唱不了戏啦,茶园的老板不干。陈小山?没听说过呀!您叫一个雏来演,您说不错,可观众不认可呀!成兆才左央求右央求,老板吐了口,说是有一位有头有脸的人物叫吕子竹,是前清升平署切末房的管事,当年慈禧太后看戏都是他安排的,现在唐山赋闲,就好捧戏子这一口,要是他点了头,这个陈小山就可以唱戏。见了吕子竹,没承想吕子竹真喜欢陈小山,还认了个干儿子,总算开锣唱戏。吕子竹放出话来,《洞房认父》演10天,份子钱我全包了!成兆才绝处逢生,喜出望外,开怀大笑,怎么笑?唱!在这个节骨眼上作家给他安排了一个中等的唱段,写得可真是地方,演员唱着舒服,观众听着过瘾,成兆才的行腔欢快跳跃,舒展流畅。

  两桩婚姻,一把辛酸泪。张俊玲演成兆才从年轻一直演到50多岁(成兆才1929年去世,享年55岁),年轻时潇洒,老年时沉稳,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表演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如他同灵芝的一场戏,灵芝暗恋着成兆才,成兆才心知肚明,但考虑到自己身世的坎坷,不愿拖累灵芝,始终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当灵芝向他剖白了自己的真情后离去时,成兆才有一个表演动作,场面上起“急急风”锣鼓,由轻而重,进而急促,成兆才冲往灵芝离去的上场门,而在锣鼓最急促强烈时,成兆才戛然止步,定在那里。静止的身体动作与强烈的心理动作形成巨大的反差,准确生动地表现了成兆才内心的激荡。

  写好一个人物,演好一个人物,都是很难的事情。尤其写近代,更难。剧作家孙德民要写成兆才。成兆才在评剧界被视为圣人,一辈子写了102出戏,比如像《花为媒》、《杨三姐告状》至今依然广泛流传。我想,该写,但也难。一次闲聊,他好象随意说了成兆才的一些轶事。他说,成兆才有两桩婚姻,第一次婚姻养了个傻儿子,傻儿子掉泥沼里了,媳妇拉儿子,反被儿子拽下去,母子就这样死了,那时候,成兆才在外面演戏。第二次婚姻娶了个小媳妇,都可以当他的闺女,弄不到一块儿去,跟人家跑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是他培养出来的爱徒。听完之后,深为感叹,又突然意识到,莫非他就要写成兆才的两次婚姻?舞台上这一亩三分地容得下成兆才这么多的情感纠结吗?

  戏的结尾,成兆才有一段唱:“戏台上流光溢彩留绝唱,最悲最苦是做戏的人。岁月如流水,血泪铸精魂。从春唱到秋,何处觅知音……”唱词长了些,没有什么激越或花哨的腔。我却琢磨那两句词儿:“戏台上流光溢彩留绝唱,最悲最苦的是做戏的人。”您说,那年月,唱戏,容易吗?

  终于看到由唐山市评剧团张俊玲主演的《从春唱到秋》,果然写的是成兆才的两段婚姻。第一段婚姻是在戏台上演出来的,因为光绪驾崩,演戏被禁,一年之后,好不容易解禁了,来到天津同乐园,演了成兆才的新戏,一下子火了起来。观众点了成兆才的《傻柱子接媳妇》,成兆才兴高采烈地扮戏,这时候,成兆才的侄子报丧来了,媳妇儿子全没了。戏园子里爆棚啊,不唱行吗?傻柱子出场了,满脸挂着笑唱道:“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然后自报家门:“我媳妇在城里当老妈子,去了三年咧,我借了头小毛驴,不免到城里头接她回来好过日子。”说到这儿,傻柱子的脸变了形,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说了一句戏里面没有的台词儿:“我上哪儿走啊?”台底下可就炸了窝了,傻柱子(成兆才)醒过来了,抽了自己一耳光,接着唱,那唱可就变了味儿,晕倒在台上,台下哗然。怎么回事儿?戏园子刘老板赶忙出来解围,没辙,只能实话实说,告诉观众,演员的媳妇没了,硬撑着演的戏,对不住大家了。观众还真仁义,赶快回去奔丧去吧!铜子儿扔上来了。成兆才感动得潸然泪下,决然拿起鞭子,把戏继续演下去。

  如果不是亲眼看张俊玲演成兆才,我很难把她的名字同成兆才联系在一起。不是因为张俊玲是个女演员,成兆才是个男人。女演男,演个俊男不成问题,可成兆才偏偏长得困难了点儿,还是个光头。张俊玲长得是那么清秀,为了演成兆才,剃了个光头,却还是个俊小伙。可我就认为张俊玲演的就是成兆才,就是那个因为琢磨戏文锄草时把苗给锄了的成兆才,就是那个忍住满腹悲哀“锣鼓重开”的成兆才,我甚至感觉到成兆才强笑的眼窝里迸出了泪花。舞台上的成兆才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