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与现代碰撞易出,观众为什么不买账

图片 16

《新洛神》“唱戏”,观众为什么不买账?

时间:2013年07月3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图片 1

  >>
剧中唱的部分,把握的段落和比例不是太恰当,如果想做这种尝试,怎么做得适度确实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
审美和抒情是我们这个时代比较欠缺的东西,这可以用音乐来表达。但《新洛神》的音乐,从审美角度看,词不太美,从抒情角度看,也没有做到让观众能够沉湎进去或者情感提升。

  大型古装创意歌剧,这是电视剧《新洛神》给自己的定位。这既是一个新鲜的概念,也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挑战了中国观众的欣赏和接受习惯。本剧也的确在艺术形式上实现了创新:融入戏曲元素,演员们既要演戏,又要唱戏。但这一创新在口碑上却遭遇滑铁卢,在本剧播出的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它和同期播出的其他多部历史剧一样,成为观众吐槽的对象。在剧情、人物造型等之外,作为本剧最大亮点的“唱戏”,几乎成为吐槽的焦点。

  “为什么是在这个地方唱?”

  “唱戏”其实源于一个美好的初衷。《新洛神》编剧简远信解释,在电视剧里唱戏,是希望能将中国的戏曲文化传扬下去,他称这是一种坚持,“欧洲的歌剧其实也很难,但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就是音乐人一直坚持在做”。

  在这部68集的电视剧中,有50多场唱戏的戏码。对戏曲略知一二的观众,听后会觉得唱的是黄梅戏。简远信介绍,剧中的音乐基本来自于中国传统戏曲和民谣,不仅有黄梅戏,还有京戏、花鼓戏、河南梆子和绍兴戏等。“剧中每一种戏曲都经过改编、融合,比如采茶歌的曲调,我们改了很多旋律,变成自己的一种风格。”他说。为了创作剧中的音乐,剧组专门请了30多人的大型管弦乐团,融合了中国12种曲调的戏曲。

  但电视剧和戏曲的这种融合,目前看来达到的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如果按照常规故事片来看,会不知道它为什么在某些地方忽然唱起来了,没有预设,就导致唱和故事讲述方式不太接。”研究戏曲电影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研究所研究员高小健对记者说,“故事片用话来说,它用唱来说,还是在个别地方,我没看明白为什么这个地方穿插一段唱,其他地方不用唱?不知道有什么整体的设计。”剧中人物抒情的时候会唱,但有时也并非是抒情,也有两人对唱。所以没有看出规律的高小健觉得这样的设计不是特别完整,“有点随意”。

  有意思的是,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周星向记者讲述他的观看体验时,首先讲到的也是唱和说的分寸把握问题。“剧中唱的部分,把握的段落和比例不是太恰当,如果想做这种尝试,怎么做得适度确实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他说,“我们看过很多戏曲电影,唱和对白是缠在一起的,唱带起念白,观众就会有天然的默认,但是《新洛神》的唱是从中间加进来的,它的分寸和比例会让我们觉得意外,为什么要这么唱?就容易出戏。”

  高小健向记者介绍了一部上世纪80年代在大陆上映的戏曲电影《三笑》,称其“风格非常统一,整体感非常强”。他说:“尽管它的歌是按江南民歌的调走的,但它又往戏的调上靠了靠,包括演员的台步、做派,戏味儿比较浓,风格很统一,而且拍得很精致,镜头、化妆、服装、场景等,都非常讲究。所以看起来很美,听着很舒服。”但相比之下,《新洛神》的风格看起来有点杂,“把各种元素都生切一块儿拼凑在一起”,观众就不太喜欢。

  唱得两边不讨巧

  在《新洛神》中,几个主要人物“三曹”和甄宓几乎在每一集里都会有两三处唱,周星从人物的身份角度,试图发现属于某个人物身份、性格的唱腔和旋律时,却发现找不到对应。“有时候我找到一点,有时候又找不到。”他对记者说。即人物唱腔的辨识度不高,在这方面凸显不出人物的特性。他说:“如果人物唱的旋律和音调能够识别,观众就会有期待和默认感,甚至会忽略了唱得好不好。”

  唱得好不好,这简直是《新洛神》的致命软肋。即便是不懂戏曲的观众,大概也能听出点名堂。对于好听与不好听的判断,几乎不需要太多戏曲常识。简远信介绍,整部剧的唱段都是请上海的一个昆剧团配音的,而他亲自上阵为曹丕配音导致声音比人显苍老,也是因为临时找不到合适的配音演员,最后只好自己抱病上,他也坦称,“出来效果感觉一般”。

  《新洛神》的唱,让绝大多数观众感觉唱得不是很好听。高小健表示,因为剧中的演员不是戏曲演员,导致“没有身段”,而且听起来“唱得很白,没有什么味道”。他还分析了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即剧中戏曲完全是用普通话来唱的。“黄梅戏是安徽地方戏,是带有地方口音的发声咬字方式,它现在用普通话来唱,实际上是把戏曲元素变成了一种唱歌的方式,只不过是借用了戏曲的某些腔调。”他说,“有黄梅戏的调式,又按唱歌的方式来唱,做得有点随意。你说什么人会喜欢呢?喜欢歌的人不喜欢,喜欢戏的人也不接受。所以很不讨巧。”

  周星仔细研究了剧中那些唱的功能,发现有叙述、询问、旁白、内心独白、表达情感等,但是就唱腔和唱词来看,“比较粗”。唱词的过于简单直白,也是本剧开播以后就被观众诟病的。为什么20年前的《新白娘子传奇》,人物也是演着演着就会咿咿呀呀地唱起来,却收获观众的一致好评,使这部剧终成经典?周星认为,它特别重要的一点是抓住了音乐抒发人物情感的功能,言为心声的旋律感出来了,而且很优美,观众就会在那些唱的地方,把人物的命运和歌词、旋律融为一体,把它当做艺术品欣赏。

  对于音乐在一部剧中起的作用,周星用了一个词,“弥补”。他认为,音乐可以弥补剧本身对人物性格塑造的不成熟。当然它的作用并不限于此。“审美和抒情是我们这个时代比较欠缺的东西,这可以用音乐来表达。但《新洛神》的音乐,从审美角度看,词不太美,从抒情角度看,也没有做到让观众能够沉湎进去或者情感提升。”他表示,“唱词应该是让观众增加对人物情感和命运的体验和关注,并最终被打动,然后进入人物内心,观众如果一直进不去就很糟糕。”

图片 2

又称小秧歌、双玩艺、蹦蹦,又称过口春歌、半班戏、东北地方戏等。它植根于东北民间文化,属于中国走唱类曲艺曲种,流行于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东部三市一盟和河北省东北部。唱腔受东北大鼓、单弦、河北梆子影响很大。唱词诙谐幽默,富有生活气息。二人转的唱腔,素有“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嗨嗨”之称,共三百多个。唢呐、板胡是二人转的主奏乐器。击节乐器,除用竹板外,还用玉子板,也叫手玉子。二人转的表演,有“四功一绝”。四功是指“唱、说、做、舞”,手绢、扇子、大板、玉子板等“绝技”。唱词以七言、十言句为主,兼有民歌长短句。说口包括说白和数板,多用韵白,单出头语言风趣幽默,滑稽可笑,做功讲究表演手段和动作,舞功以东北大秧歌为主,同时吸取民间舞蹈和武打动作。

要离形取意,还是得意忘形

图片 3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精彩)

图片 4

当甜蜜遇见质朴细腻,请注意你的血糖~

在《国色天香》的舞台上,学黄梅戏出身的演员斓曦向邓丽君小姐致敬,献唱了一首由黄梅戏大师精心改编的黄梅戏版《甜蜜蜜》。黄梅戏以富有生活气息和民歌风味为特点,当韵味丰富的黄梅曲调遇见经典《甜蜜蜜》,竟也产生了一种让老中青三代都感动的“甜蜜反应”。随着黄梅戏在电影,电视剧中的出现,部分年轻人竟然发出了“听了这么多年流行歌,,现在觉得像黄梅戏这样的戏曲特别好听。”网友@我是KiSHua说:“听音乐我觉得是一种欣赏水平体现,有的人一辈子只会听一两种类型,有的人听了数百种,有的人根本不把音乐当回事,有的人从音乐里享受很多精神营养,如果喜欢听而一种一种学着慢慢深入,使人内心更加丰富,慢慢变老同时懂得更多,人一生有限,能尽可能多品味点不同艺术风格实乃幸福,好好感受多点音乐吧”

图片 5

黄梅戏

又是谁选择发出艺术交融的声音?

没有出众口才

不是创意天才

关注我们,点击历史消息,查看这些精彩内容….

为什么要把朱哲琴放在神曲的内容中,这里不带调侃的意思。有人说,如果你在国外的唱片店看到一张CD来自中国,那极有可能是她。她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中国亲善大使”,她致力于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走遍万水千山,寻觅那些隐藏在山水兼得少数民族1995年,朱哲琴的专辑《阿姐鼓》问世,在全球56个国家累计销售300万张,音乐MV在81个国家首映播放,为中国和世界乐坛缔造了一座里程碑。那一年,世界为她疯狂。 朱哲琴说,或许30年来中国一直在摸索也在模仿中,但现存应该到了我们给世界提供文化和智慧的时候。于是,无论是旅行还是音乐,最终都变成了朱哲琴的文化寻根。她相信其中的力量,所以从不试图改变那些她寻觅到并带给世界的中国民族歌乐师,“我们要还这些民族音乐人一个真实的身份,他们演唱的所有段落都是他们自己的音乐。他们的音乐里传达的不是水泥,不是酒吧,他们讲的是山脉,是河流,像画一样。”
(部分内容节选自《朱哲琴让世界看见,让世界听见》)

爱细腻,还是爱粗犷

图片 6

许美静的这首《城里的月光》是不少人回忆里动人的音符。很多网友提起这首歌,总是能想起很多片段:坐火车、学校时光、异乡的中秋节…而在《国色天香》的舞台,当二人转演员丫蛋用二人转的方式唱响这首歌的时候,在“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嗨嗨”的唱腔下,大家却感觉听了一个假的二人转:它不再滑稽可笑,不再翻跟头…而是转入深深地走心。知乎网友再谈戏曲在今天是否鸡肋的问题时说:戏曲高级在,我不关心过程,只关心情绪。戏主情,这情是观众的情,自己的情感跟戏中人联系在一起。比如李白说,拔剑四顾心茫然。你不需要理解李白的人生经历,等你到了那个困境,这句话忽然劈天而来,成为你嘴里的口头禅。

图片 7

只是新意,或是更有心意

图片 8

当传统戏曲碰撞现代元素,

我深以为然,希望你也是

黄梅戏,原名黄梅调、采茶戏等,起源于湖北黄梅县,发展壮大于安徽安庆。黄梅戏唱腔淳朴流畅,形成于清道光年间,流播于长江中下游的湖北、安徽、江西、江苏等省周边的广袤区域。邢绣娘、余海先等一批先辈艺术家为黄梅戏的形成、发展和流播作出过杰出的贡献。黄梅戏以明快抒情见长,具有丰富的表现力;表演质朴细致,以真实活泼著称。一曲《天仙配》让黄梅戏流行于大江南北,在海外亦有较高的声誉。

图片 9

二人转

是想象,还是空幻

图片 10

让世界听见,让世界看见!

图片 11

要悠扬,还是要张扬

图片 12

还是新感情的拓展和远望。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他用湖南花鼓戏的唱法,把阿黛尔唱沉默了。

传统艺术直面现代审美,

刚入广告行业

另外我们非内行,本着外行认真看热闹的宗旨,总结了这些内容,希望您不吝赐教,因为时间的关系,如有内容侵权,还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是新节奏的艺术呈现

有很多想法等我实践

有人说,认真地做点无聊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