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味着人物有啥样,探析现代派舞蹈动作构成人中学的表意特征

当然,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舞,不仅仅作为一种身体的复兴运动发展至今,而更代表着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与观点,洒脱之美、变化之美、力度之美,构成一种精神文化产品,它是以产生新的动作体系和动作理论,并派生逐渐成熟为审美标志的,它同时不断扩张,以身体动作认知世界、表达情感,从而传递一种美。这便是它的舞蹈理论之基。

拉班“球体空间”理论成为舞蹈三维空间运动的有力依据,身体在不同空间中的选择,折射着舞蹈家对于世界、对于人生的不同态度。人们常说舞蹈是四维空间艺术这似乎已成为真理为大家所共识。这三维之外的第四维,通常被认定是时间这一维度。然而现代舞强调动作应由内而发的观点,使我们不得不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内心世界这一新的空间维度上,并且作为基础,来讨论现代舞对于空间认识的特殊之处。

可以说由原始舞蹈派生出的舞种很多,最根本的就是运动之美和表现之美。现代舞是舞蹈的一种形式,起源于西方。它的审美标准,体现在“变”上,以变促变,以“变”体现形体运动之美,从早期的现代舞开始,柔韧、力道、曲度,甚至到现在的声光电背景等元素不断增加,而“变化”这一生存之道始终没变,这便是现代舞的审美精髓。

一、维度空间的深度拓展

回答:

关 键 词:现代舞/动作/表意/空间/主体

谢谢邀请。个人认为舞蹈是一种审美的运动,抛开舞蹈史的官方记载,仅从敦煌壁画、阴山岩画反映出来的原如舞蹈图腾可以看出,舞蹈是一种生活方式和一种运动。

德尔萨特曾将运动分为“离心的”、“中心的”、“向心的”三种,并认为“向心的”动作与智慧相关;“中心的”动作与情感相关;“离心的”动作与活力相关。虽然德尔萨特没有就这三种动势的分类进一步展开,但它对于研究芭蕾舞、现代舞和中国古典舞,动态与风格之间的一致性,却起到了启发和验证的作用。西方芭蕾舞的动态以外设式的“离心”为主体;中国古典舞的动态末端往往是“向心”的回归,而现代舞的动态是以整体围绕“中心”运作而展开的。现代舞的“中心”究竟在哪里?传统舞蹈因为因果链条式的思维方式是线性的,动作的创造与发展都完成在三维空间之内。但是现代舞艺术家由于观察世界的角度区别于传统,否认世界的有序性和规律性,排斥理性思维的艺术创作方法,更多的是以即兴的方式速写“内心世界”,正如尼采发出的感叹:“兄弟啊,在你的思想与感情后面,有个强大的主人,一个不认识的智者——名叫自我。他寄寓在你的身体中,他便是你的身体。”[3]

最后,早期现代舞的代表人物很多,时代也好,成就也罢,我不一一举例。但是我还是呼吁,现代舞的发展不能排斥民族舞的元素。

作者简介:夏静,南京艺术学院 舞蹈学院,江苏 南京 210013
夏静,女,江苏南京人,硕士,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舞蹈教育及舞蹈编导理论研究。

问题:早期现代舞的审美标准是什么?代表人物有哪些?

引言

舞蹈艺术的性质决定了舞者不可能直接用那些自然的身体语言动作来表达日常的信息,舞者必须再予以深度开发,使之成为超越表象的艺术符号。因此现代舞蹈家认为,要准确地表现人,应如心理学家一样,通过人的外部动作信息,解读人的内心。只有做到动作的内在体会和外在形态紧密结合,才能完成现代舞艺术与生命同在的使命。在现代主义精神的感召下,现代舞的舞蹈家们摒弃了芭蕾的华美之风和高难技术,对于民间舞蹈千人联袂的沟通感觉更是毫无羡慕之意。在他们看来,古典芭蕾和众多民间舞已经止步于对自身程式的套用,满足于利用现成的隐喻搭配来表达舞蹈中的喻体和本体,舞蹈出现技术控制了人的趋势,舞蹈艺术沦为了“文化工业”的婢女,陷入了可悲境地。海德格尔说:“人发展了技术,但技术一旦产生,就独立了,进而控制了人”——“技术意志”或“异化了的人的意志”使一切对象化、标准化和工具化。相对于传统舞蹈满足程式、甘愿成为人们娱乐和审美的工具、以粉饰的作用进入生活的近况,现代舞可以称得上是舞蹈艺术中一支觉醒的力量。

舞蹈作为一种艺术门类,往往通过肢体动作的变形来表达舞蹈创作者独特的感受或传达一种特殊的意义。关于舞蹈的表达,苏珊·朗格将它界定为一种活跃的“力的意象”,或者说是一种“动态意象”,“舞蹈演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创造出一个能够使我们真实地看到的东西,而我们实际看到的却是一种虚的实体……一种舞蹈越是完美,我们能从中看到的现实物就越少……”[1]舞蹈身体语言的形成来自对肢体语言日常状态的畸变和延长,因而使得舞蹈产生的意象超过日常的语义,舞蹈体语背后的隐喻、象征,使舞蹈意象对观众产生既觉熟悉又感到陌生新鲜的审美,从而进入审美领域。舞蹈意象可以作为抽象之物,也可以作为思想的承载物。

运动与空间不可分割。没有无运动的空间,亦没有无空间的运动。针对舞蹈运动空间的思考与论述,众多的舞蹈家、理论家和批评家都做过相关的分析,其中拉班抛出的舞蹈运动的“球体空间”概念,使得关于舞蹈空间认识的探讨到达了一个较为全面的高度。这一理论把人体运动的空间视为一个立方体,任何一个立方体都具有三个维度。因而人体实际上是在一个二十面体的几何形式中运动,是在“一个由12各点相交的20个等边三角形组成的完美的多面体”中或以离心力的动作向外放射运动,或以向心力的动作向内回归。[2]拉班的空间理论虽然近乎一种自然科学的研究,但并非与艺术的表现性毫无关系:向度阶梯的稳定性;对角线阶梯的动态感;二十面体的陡峭、平滑和流畅。为物理学的空间概念和心理学的想象能力相联系提供了进一步研究的依据,这是拉班“球体空间”理论的贡献所在。

标题注释:本文为南京艺术学院校级研究课题《全球化语境下中国现代舞的创作与表达方式研究》阶段性成果之一。

内容提要:现代舞主张在表情达意的过程中应充分发挥肢体语言的隐喻功能,突破传统束缚重新建构舞蹈语汇中能指与所指的关系,进而形成了一套新的、更具表现力的舞蹈动作语言系统。本文从维度空间和动作主体两个侧面,探讨了现代舞在动作构成中对于“隐喻的指向”和“隐喻的内观”等向度所作出的创新与突破,以及其在思想传递中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我们所生活的现代社会里,人们早已习惯透过机器去和世界沟通,透过话筒、电脑界面,电视电影的镜头影像去了解世界。但事实上我们无法只透过机器的媒介来认识世界,尤其是认识自己。在呼吸、开合、曲直和聚散之间,现代舞蹈家们努力地将自己与观众拉向身体的延伸与包容、拉向呼与吸的气韵生动、拉向肉身小宇宙萌动的根源。当创作的视线不断的“由外向内”转变时,一些不能见的东西也就成为了现代舞动作“描写”的对象,包括错觉、幻觉、梦境、记忆和想象这些不具物质实在性的潜意识与下意识的东西。在现代舞作品中,可以出现时间流动中的停顿与跨越,可以出现空间的不断移位和交错,可以出现存在与虚无的碎片拼贴的表现形式。现代舞的“意识流”以及“心理外化”等手法,使舞蹈艺术表现由平面走向立体;使观者在艺术表现中发现他在现实世界中无法观察到的人性意识维度,现代舞作为一种现代人认知世界的方式,内在空间的无限扩展使压抑、迷茫、矛盾的现代心理得以借助合适的方式获得宣泄,同时追求安宁、自由的生活也在反衬中获得表现。这种“内观”的表现形式与现代背景下的人性本能需求相一致,因而也就成为现代人隐喻自我、表现自我的最为恰当的舞蹈形式。由此把苏珊·朗格所言的“生命的形式”引领到了更深入的领域。现代舞拓展出的内生空间,为增强舞蹈的抒情性表达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使隐喻性表达在舞蹈编导中有了更为丰富的表现形式,也进一步增强了现代舞艺术表现自我、述说内心的能力,极大地提升了现代舞的艺术感染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